首页 | 本学科首页   官方微博 | 高级检索  
检索     
共有20条相似文献,以下是第1-20项 搜索用时 109 毫秒

1.  淮南市平山头水源地水中PAEs污染情况分析  
   张存良  潘光  丁君  宋毅倩  谷树茂《中国环境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2年第22卷第2期
   以淮南市平山头水厂水源4种邻苯二甲酸酯类(PAEs):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丁基苄基酯(BB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为研究对象,研究了水源地水中PAEs的污染情况。研究结果表明:DMP、DEP、BBP、DBP的检出率分别为50%、83.3%、83.3%、100%,DBP的达标率为100%;DMP、DEP、BBP、DBP对∑4PAEs污染的贡献率依次为:5.2%、3.7%、20.1%、71.1%,说明平山头水厂水源地水中PAEs污染主要以DBP为主。水源地各采样点∑4PAEs的含量范围0.632~1.623μg/L,其采样断面平均浓度顺序为:上游〉中游〉下游。    

2.  土壤中酞酸酯类化合物测定的精密度控制指标  
   夏新  王伟  米方卓《环境化学》,2013年第5期
   酞酸酯类化合物(PAEs)包括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辛酯(DOP)、邻苯二甲酸二丁基苄基酯(BBP)和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已基)酯(DEHP).PAEs随着工业生产的发展及塑料制品的大量使用,PAEs已成为全球性最普遍的污染物,造成对空气、水和土壤的污染.我国土壤中PAEs的测    

3.  “引江济太”过程中塑化剂类污染物的输入特征和环境健康风险评价  
   潘晓雪  秦延文  马迎群  曹伟  温泉  常旭  刘志超  杨晨晨  邹华《环境科学学报》,2015年第35卷第12期
   为了解"引江济太"过程中塑化剂类污染物对贡湖的输入特征,于2013年8月对14个采样点的7种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PAEs)的浓度进行采样分析,并通过美国环保署(USEPA)推荐的方法,对其环境风险进行评价.结果表明:各采样点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和邻苯二甲酸二环己酯(DCHP)均有检出,除采样点10、11和12外,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也有检出,其余4种均未检出,长江引水经望虞河进入贡湖后,DEP、DBP和DCHP浓度均有不同程度的降低,且其最高浓度均出现在望虞河长江引水处(采样点1),说明在引水过程中长江水对望虞河有明显的PAEs输入,而贡湖锡东水厂DEP浓度高于贡湖其他采样点,南泉水厂DBP和DCHP浓度高于贡湖其他采样点,金墅湾水厂PAEs浓度总体处于较低水平.环境健康风险评价结果显示:DEP的最大非致癌风险值为3.91×10-8 a-1,未超过国际组织规定范围,而DBP的最大非致癌风险值为1.17×10-5 a-1,超过英国皇家协会RS规定的1×10-6 a-1,但均对人体无明显非致癌危害.    

4.  滹沱河冲洪积扇地下水中酞酸酯的污染现状与分布特征  
   昌盛  赵兴茹  刘琰  耿梦娇  乔肖翠《环境科学》,2016年第37卷第8期
   2014年9月采集石家庄地区滹沱河冲洪积扇地下水水样,采用气相色谱-质谱法测定了US EPA优先控制的6种酞酸酯(PAEs),对PAEs分布特征与风险进行了分析. 结果表明,研究区内51个点位仅1个点位未检出PAEs,检出的ΣPAEs范围为nd~28873.1 ng·L-1,与国内其他研究区相比,研究区地下水中PAEs污染水平较重. PAEs及各组分的空间分布存在显著差异. 3个地下水单元PAEs的平均污染水平总体表现为山间沟谷河谷裂隙孔隙水单元(G1)> 滹沱河冲洪积扇扇顶部孔隙水单元(G2)> 滹沱河冲洪积扇扇中部孔隙水单元(G3). 在G2、G3单元共计39个点位中,有23个点位地下水中的PAEs以邻苯二甲酸甲酯(DMP)为主,而其余点位均因临近周边污染源,地下水中PAEs含量较高,且以邻苯二甲酸(2-乙基己基)酯(DEHP)、邻苯二甲酸丁酯(DBP)为主. 研究区人群饮用受PAEs污染地下水的总非致癌风险指数和总致癌风险指数范围分别为7.6×10-9~1.1×10-2、nd~1.2×10-6,均小于US EPA推荐的可接受的水平,风险较小.    

5.  邻苯二甲酸酯在三峡库区消落带非淹水期土壤中污染特征及健康风险  
   杨婷  何明靖  杨志豪  魏世强《环境科学》,2017年第38卷第10期
   本研究利用超高效液相色谱飞行时间质谱(UPLC-Q-TOF-MS)分析了三峡库区8个消落带河段土壤样品中邻苯二甲酸酯(PAEs)的浓度水平,探讨了其组成特征,通过相关性分析和主成分分析阐明了其可能的来源,并且采用健康风险模型评价了PAEs在消落带土壤中的人群健康风险.结果表明,∑PAEs在三峡库区消落带的含量(以干重计,下同)范围为322.0~737.3 ng·g-1,平均值为497.2 ng·g-1,处于文献报道的较低水平;DIBP是丰度最高的同系物单体,其次是DBP和DEHP,三者平均贡献率为94.5%,然而DEHP并不是主要污染物,这可能由于在淹水状态下消落带土壤向水体释放DEHP,但DEHP在土壤微生物中降解也不能完全排除;DMP、DEP、DBP和DIBP两两之间具有极显著正相关性,同时结合主成分分析,表明4种PAEs可能具有相同来源.人群暴露6种PAEs的日均摄入量均未超过美国EPA规定的参考剂量(RfD),并且6种PAEs单体的致癌风险均远低于美国EPA规定的可接受致癌风险值,但是DBP的日均摄入量占总PAEs的60%~84%,因此,在三峡库区消落带耕作过程中应预防DBP带来的潜在健康风险.    

6.  大辽河表层水中邻苯二甲酸酯分布特征及环境健康风险评价  
   时瑶  马迎群  秦延文  刘志超  杨晨晨  迟明慧《生态毒理学报》,2016年第11卷第6期
   利用气相色谱-质谱(GC-MS)检测了大辽河表层水中邻苯二甲酸酯类(PAEs)有机污染物的浓度水平,分析其分布特征,并对PAEs类有机污染物的环境健康风险进行了评价.结果表明,大辽河表层水中共检出4种PAEs,其质量浓度范围为n.d.~0.754 μg·L-1.4种PAEs类中质量浓度平均值最高的为邻苯二甲酸二异辛酯(DIOP)(0.36 μg· L-l),最低的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0.01 μg·L-1).4种PAEs浓度贡献大小依次为:邻苯二甲酸二异辛酯(DIO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DBP浓度基本符合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与国内其他水域相比,大辽河表层水中PAEs的污染程度处于较低水平.DMP和DEP的最高值均出现在营口市区最主要的工业和生活污水排污口之一——纱厂潮沟采样点,DBP和DIOP的最高值则分别出现在牛庄大桥和港监潮沟采样点.总PAEs类有机污染物分布趋势为:在工业分布较多的区域及主城区附近水域PAEs浓度较高,大辽河上游区域PAEs浓度相对较低.利用US EPA健康风险评估模型粗略估算,大辽河表层水中PAEs类污染物的非致癌风险指数值低于1.    

7.  基于风险的Football组合法在筛选农用地优先控制酞酸酯类污染物的应用  
   任幸  于洋  郑玉婷  李仓敏  朱晓晶  林军  纪明山《生态毒理学报》,2019年第14卷第2期
   为探索建立农用地优先管控酞酸酯类有毒有害化学物质的筛选方法,基于Football组合法开展了相关研究。结果表明,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邻苯二甲酸二异丁酯(DIBP)、邻苯二甲酸丁基苄基酯(BBP)和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等5种酞酸酯类内源污染物潜在风险较高,将筛选结果与国内外管控化学物质名单进行比较分析,表明Football组合法可用于筛选农用地优先控制酞酸酯类有毒有害物质。    

8.  气溶胶PM2.5中内分泌干扰物酞酸酯类的研究  被引次数:1
   陈晓秋  俞是聃  傅彦斌《中国环境监测》,2007年第23卷第4期
   通过选择17种酞酸脂的目标化合物的特征离子对PM2.5样品进行特征离子的扫描,有效建立了高灵敏度的PM2.5酞酸脂类(PAE)的GC-MS-SIM的测定方法;检出限均达到了ng级的水平。气溶胶PM2.5中酞酸脂类(PAE)的污染特征:清洁对照点以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为主;二类区以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和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占主导成分。    

9.  污水处理厂中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分布及去除特性研究  被引次数:1
   李梅  王翠彦  于小迪  崔建国  王洪波《安全与环境学报》,2014年第5期
   选取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丁基苄基酯(BBP)、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和邻苯二甲酸二辛酯(DOP)6种典型邻苯二甲酸酯(PAEs)为研究对象,分别采用固相萃取法、索式提取法分离提纯济南市2个污水处理厂进水、各处理单元出水和剩余污泥中的PAEs,建立了GC-MS测定6种PAEs的分析方法,分析了污水处理厂中PAEs的分布及去除特性。结果表明,在2个污水处理厂进出水和污泥中均检测到DMP、DEP、DBP、BBP和DEHP这5种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其质量浓度在0.80~15.43μg/L,方法准确度在2.92%~8.99%,重现性好。A2/O工艺对部分邻苯二甲酸酯类的去除效果很差,其中对DEHP的去除率最低,一厂为28.33%,二厂为22.04%,且所去除的DBP、BBP和DEHP大部分被吸附在剩余污泥中,而常规工艺对PAEs的去除效率不高。    

10.  银川市东郊设施蔬菜基地土壤中邻苯二甲酸酯污染特征及健康风险评价  被引次数:1
   梁浩花  王亚娟  陶红  胡闪闪《环境科学学报》,2018年第38卷第9期
   在宁夏银川市东郊设施蔬菜基地共采集49个表层土样,采用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检测方法,分析了土壤中16种邻苯二甲酸酯(Phthalate esters,PAEs)化合物含量,并对其污染分布、污染特征进行了评价,同时对美国EPA和欧盟优先控制的6种PAEs进行了人体暴露的健康风险评价.结果表明,银川市东郊设施蔬菜基地土壤中16种邻苯二甲酸酯化合物(∑16PAEs)的含量范围为2.123~17.271 mg·kg~(-1),平均值和中位数分别为5.120和4.324 mg·kg~(-1).土样中DMP、DEP、Dn BP、DIBP和DEHP的检出率为100%.其中,DMP、Dn BP和DEHP是研究区土壤中PAEs污染物的主要组成部分,DMP、Dn BP和DEHP分别占∑16PAEs总量的46.03%、26.55%和10.32%,三者之和占∑16PAEs的82.79%,占美国EPA 6种优先控制污染物水平的86.16%.对人体健康风险评价表明,研究区6种优先控制化合物对人体产生的非致癌风险均1,未超过EPA推荐的非致癌水平,表明非致癌风险在可接受范围之内.对于DEHP单体,居民通过饮食途径的致癌风险为(0.779±1.370)×10-5,超过EPA推荐的致癌水平,应引起一定的重视,而BBP和DEHP其它非饮食途径的致癌风险都在可接受范围,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    

11.  邻苯二甲酸酯在长江重庆段水体的概率风险分析  被引次数:1
   罗固源  杜娴  许晓毅  蔡文良  曹佳  舒为群《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11年第1期
   以长江重庆段水体12个采样断面4种邻苯二甲酸酯(PAEs)的监测结果及水生生物的生态毒性参数无观察效应浓度(NOEC)为基础资料,采用安全阈值和概率曲线分布两种概率风险评价方法分析了邻苯二甲酸酯的相对生态风险。研究结果表明: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正丁酯(DBP)、邻苯二甲酸双(2-乙基己基)酯(DEHP)的安全阈值分别为4 310.79、21.71、1.47、1.99,对水生生物无风险。以5%水生生物物种受影响作为可接受的效应水平终点(HC5),采用概率曲线分布进行分析,DBP、DEHP的浓度超过毒性值的风险概率分别为1.06×10-2、2.35×10-4,4种邻苯二甲酸酯风险大小依次为:DBP>DEHP>DEP>DMP,与安全阈值法结果一致。两种概率风险方法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污染物的生态风险。    

12.  石河子市采暖季和非采暖季住宅中邻苯二甲酸酯的污染特征及婴幼儿健康风险评估  
   李亚华  鲁建江  尹晓文  刘子龙  童延斌  周立《环境科学学报》,2019年第39卷第9期
   为了解石河子市住宅中邻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PAEs)的污染特征及PAEs对婴幼儿产生的健康风险.本研究对石河子市采暖季和非采暖季50户住宅降尘中的7种PAEs物质进行检测,利用蒙特卡洛(Monte Carlo)模拟和生理提取实验(PBET)评估了PAEs暴露对0~3岁婴幼儿产生的生殖和癌症风险.结果表明:①不同时期石河子市卧室和客厅降尘中邻苯二甲酸二异丁酯(diisobutyl phthalate,DIBP)、邻苯二甲酸二正丁酯(Dibutyl phthalate,DBP)和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Bis(2-ethylhexyl)phthalate,DEHP]均为室内PAEs的主要组成物质,占总PAEs的99.5%以上,其中DEHP为首要PAEs物质(浓度中位数值为361~462μg·g~(-1)),DBP次之(浓度中位数值为94.9~166μg·g~(-1));②除DIBP外,采暖季卧室和客厅降尘中各PAEs的浓度均高于非采暖季,且差异具有统计学显著性(p0.05),此趋势对小分子质量的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imethyl phthalate,DMP)和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iethyl phthalate,DEP)而言更明显,DMP采暖季浓度中位数值:0.36~0.42μg·g~(-1)非采暖季:nd,DEP采暖季:0.65~0.71μg·g~(-1)非采暖季:nd~0.03μg·g~(-1);③利用风险指数(HQ)进行健康风险评估表明,采暖季和非采暖季DBP暴露可能会对0~3岁婴幼儿产生较大的生殖风险(HQ_(DBP )=2.62~5.79);DEHP暴露可能会对0~2岁婴幼儿产生较大的癌症风险(HQ_(DEHP)=3.51~5.22).当考虑生物可及性后,仍有8%~37%的婴幼儿可能存在生殖风险,几乎所有婴幼儿无癌症风险.    

13.  酞酸酯在空气和土壤两相间迁移情况的初步研究  被引次数:1
   朱媛媛  田靖  吴国平  魏复盛《环境化学》,2012年第31卷第10期
   以东北某钢铁厂及其周边区域为研究对象,利用气相色谱-质谱(GC-MS)方法分析了空气中15种酞酸酯的浓度,并采用基于实测浓度的逸度模型探讨了酞酸酯在空气和土壤两相间的迁移方向和迁移通量.结果表明,研究区域空气中15种酞酸酯总浓度(∑PAEs)在170—487 ng.m-3之间;DMP(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E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和DPP(邻苯二甲酸二戊酯)从土壤相向空气相迁移,迁移通量分别为93.5—117.0 g.month-.1km-2,50.2—108.2 g.month-.1km-2和9.4—15.5 g.month-.1km-2;DiBP(邻苯二甲酸二异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EHP[邻苯二甲酸双(2-乙基己基)酯]和DINP(邻苯二甲酸二壬酯)从空气相向土壤相迁移,迁移通量分别为530.6—1395.9 g.month-1.km-2,323.8—2408.8 g.month-1.km-2,1302.7—9839.6 g.month-.1km-2和131.4—205.9 g.month-.1km-2.    

14.  钦州湾入海口邻苯二甲酸酯分布特征及生态风险评价  
   廖日权  张艳军  钟书明  黄海方  吕静荧  尹艳镇《环境污染与防治》,2019年第4期
   为了解钦州湾入海口邻苯二甲酸酯(PAEs)污染情况,以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为研究对象,对其中5种PAEs进行浓度及分布特征研究,并探讨PAEs与总有机碳(TOC)相关性,进行了PAEs生态风险评价。结果表明,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中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丁苄脂(BBP)和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脂(DEHP)均有检出,检出率为100%,PAEs总质量浓度(以干质量计)为4.158~8.455mg/kg,平均值为7.011mg/kg。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中PAEs以DEHP与DEP为主,PAEs浓度表现为DEHPDEPDBPBBPDMP,平均值分别为3.932、2.212、0.580、0.241、0.047mg/kg。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中PAEs主要分布在钦江、金鼓江和龙门港。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中TOC质量浓度为0.912~19.305mg/g,平均值为7.162mg/g,TOC与PAEs总浓度的相关系数为0.609,无显著相关性(p0.05)。与国内外其他区域沉积物中PAEs浓度相比,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中PAEs总浓度低于国内外大部分流域,但DBP、DEP和DMP浓度超过美国土壤PAEs控制限值,存在着一定的生态风险。    

15.  第二松花江中下游水体邻苯二甲酸酯分布特征  被引次数:4
   陆继龙  郝立波  王春珍  李巍  白荣杰  阎冬《环境科学与技术》,2007年第30卷第12期
   通过采集和分析第二松花江中下游水和底泥样品,探讨了该河段水体中邻苯二甲酸酯(PAEs)含量及其分布特征。结果表明第二松花江中下游水体中PAEs以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和邻苯二甲酸双(2-乙基己基)酯(DEHP)两种为主。水中PAEs总量较高,DBP和DEHP含量均已超过我国地表水标准限值。底泥中PAEs总量与国内外一些河流底泥中的含量相近,但DBP和DEHP含量均已超过了美国华盛顿州的警戒标准。底泥中PAEs含量沿程分布总体上均呈现先增加后减少的特征;水体中PAEs含量及其分布特征主要受流域内工农业活动的影响。    

16.  中国室内和室外灰尘中邻苯二甲酸酯的分布和健康风险评价  
   秦晓雷  章涛  #  孙红文《生态毒理学报》,2016年第11卷第2期
   邻苯二甲酸酯(PAEs)是一类内分泌干扰物,作为塑料添加剂被大量生产和使用,其环境污染和风险评价已成为当今关注的焦点.对中国各地区88个室内灰尘样品和86个室外灰尘样品进行了调查,发现邻苯二甲酸酯在两类灰尘中广泛存在,10种邻苯二甲酸酯的总浓度分别为9.60~4 130 μg·g-1 dw和0.102~1 430 μg·g-1 dw,且室内灰尘中邻苯二甲酸酯含量高于室外灰尘.研究还表明,不同地区的邻苯二甲酸酯含量差异很大,但邻苯二甲酸(2-乙基己基)酯(DEH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nBP)和邻苯二甲酸二异丁酯(DiBP)在各地区都是主要组分,三者总量占总PAEs的95%以上.估算了成人和儿童每天通过灰尘摄入DEHP、DnB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的总量分别为5.32× 10-2~ 1.81、2.21×10-2 ~0.595、1.90× 10-4~5.62× 10-3 μg·kg-1bw·d-1和1.20 ~ 8.32、0.704~ 3.47、4.48×10-3~2.43×10-2 μg·kg-1 bw·d-1;灰尘中DEHP对成人和儿童的致癌风险(R)分别为7.45×10-7~2.53×10-6和1.68× 10s~ 1.16×10-4.上述研究结果为进一步评价该类物质健康风险提供科学依据和基础资料.    

17.  长江重庆段两江水相、间隙水和沉积物中邻苯二甲酸酯的分布与分配  被引次数:2
   杜娴  罗固源  许晓毅《环境科学学报》,2013年第33卷第2期
   对长江重庆段两江水相、间隙水和沉积相中5种邻苯二甲酸酯(PAEs)的分布与分配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水相中PAEs含量为53.2 ~343.0 ng·L-1,间隙水中为916.8~7517.1 ng·L-1,沉积相为1787.0 ~5045.9 ng·g-1,间隙水相PAEs含量高于水相;比较两江PAEs分布,支流嘉陵江污染程度高于长江干流;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和邻苯二甲酸双(2-乙基己基)酯(DEHP)是水体和沉积物中的主要污染物,在间隙水相存在明显富集,这两种污染物在水相中的含量低于地表水质量标准;黏土是影响沉积相中PAEs分布的重要因素,有机质含量对其影响较小;沉积物-间隙水间的lgKoc值与lgKow不相关,DBP在沉积物和间隙水间的分配接近平衡,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有由沉积相向间隙水相迁移的趋势,DEHP则由间隙水相向沉积相迁移.与国内外其他地区相比,研究区PAEs含量处于中等偏下水平.    

18.  固相萃取-气相色谱法检测水中的邻苯二甲酸酯  被引次数:6
   廖艳  余煜棉  赖子尼  齐素芳  冯本秀《化工环保》,2006年第26卷第3期
   利用固相萃取技术富集了水中4种邻苯二甲酸酯类(PAEs)化合物: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借助均匀设计法及计算机回归建模优化技术对4种PAEs的固相萃取条件进行了设计与优化,得到的最佳固相萃取条件:洗脱剂配比(正己烷与丙酮的体积比)30:1,洗脱体积2mL,洗脱速率4mL/min,上样速率8mL/min。富集后的试样用带电子捕获器的毛细管气相色谱仪检测,方法的线性范围为1~1000μg/L(DMP,DEP),0.2—100μg/L(DBP,DEHP),线性回归方程的相关系数为0.9970~1.0000,检出限为0.02-0.4μg/L,4种PAEs的回收率为69%~117%,相对标准偏差为2.5%~9.5%。[关键词]    

19.  寡营养条件下超微细菌对邻苯二甲酸酯的生物降解  
   孙瑞  韩东东  马丹  王莹莹《安全与环境学报》,2015年第6期
   从松花江干流下游的底泥中分离并筛选出能够在寡营养条件下降解邻苯二甲酸酯(PAEs)的超微细菌菌群,研究了该菌群对4种PAE——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2-乙基己)酯(DEHP)的降解能力.结果表明,4种PAE均可作为菌群的唯一碳源,菌群对4种PAE有不同的比生长速率和最大降解速率,比生长速率从大到小为DMP(0.176h-1)、DBP(0.158 5 h-1)、DEP(0.1409 h-1)、DEHP(0.107 6 h-1),最大降解速率从大到小为DEP(0.098 mg/(L·h))、DBP(0.062 7 mg/(L·h))、DMP(0.061 mg/(L·h))、DEHP(0.051 5 mg/(L·h)).利用极度稀释法从该菌群中分离出1株典型寡营养超微细菌菌株,命名为PAE-UM,根据16S rDNA序列系统发育分析,鉴定为丛毛单胞菌属(Curvibacter sp.).    

20.  中小学塑胶跑道中邻苯类塑化剂的含量监测与健康风险评估研究  
   杨淼  钱沙沙  吴肖肖  李宁  张程程  张驰《环境科学学报》,2019年第39卷第5期
   近几年,"毒跑道"事件的持续爆发引起了社会公众的极大关注.邻苯二甲酸酯类(Phthalate Acid Esters, PAEs)塑化剂是塑胶跑道中的风险因子之一,但其含量监测与风险评估仍未见报道.本研究采集了13个地市中小学的83个塑胶跑道样本,使用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分析6种PAEs的含量,并应用美国环保署提供的PAEs评估方法评估其健康风险.结果表明,94.0%的塑胶跑道样品中检出PAEs,其中,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检出率最高,达91.6%.6种PAEs(DEHP、DBP、DIDP、DINP、DNOP、BBP)含量之和(∑6PAEs)为0~26665 mg·kg~(-1),中位数为1850 mg·kg~(-1).经评估,塑胶跑道中6种PAEs的非致癌风险均低于1,对人体无明显非致癌危害.儿童和成人PAEs的致癌风险分别为8.84×10~(-6)和8.17×10~(-6),表明有一定致癌风险,但在可接受范围内.6种PAEs中,DEHP对非致癌风险和致癌风险的贡献度最大,并且儿童的风险高于成人.因此,将PAEs纳入中小学塑胶跑道的风险物质,并进行严格管控具有显著的必要性.    

设为首页 | 免责声明 | 关于勤云 | 加入收藏

Copyright©北京勤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844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