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学科首页   官方微博 | 高级检索  
检索     
共有20条相似文献,以下是第1-20项 搜索用时 250 毫秒

1.  东江表层沉积物中的有机磷系阻燃剂  被引次数:2
   阮伟  谭晓欣  罗孝俊  麦碧娴《中国环境科学》,2014年第9期
   采用索氏抽提,HLB固相萃取柱分离净化和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GC-MS-EI/SIM)的分析方法对采自东江的17个沉积物中的8种有机磷系阻燃剂(OPFRs)的浓度及分布进行研究.结果表明,所有样品中均检测到了OPFRs,其总浓度为1.52~86.17ng/g.三(1-氯-2-丙基)磷酸酯(TCPP)为最主要污染物,最高浓度达51.64ng/g,其后为三苯基磷酸酯(TPP)、三(2-氯乙基)磷酸酯(TCEP)、三(1,3-二氯异丙基)磷酸酯(TDCP),最高浓度分别为22.03,9.51,6.09ng/g,而其他烷基类OPFRs除三乙基磷酸酯(TEP)外未被检出.OPFRs总浓度和与总有机碳(TOC)存在极显著的相关性(r=0.74,P0.001),说明沉积物中TOC的含量对有机氯代磷系阻燃剂的分布起重要作用.尽管东江沉积物中的OPFRs含量(均值25.43ng/g)远低于多溴联苯醚(PBDEs)含量(均值588ng/g),但随着PBDEs的全球禁用,相关有机磷系阻燃剂的污染态势需要引起更多关注.    

2.  水体中塑料助剂迁移值的检测方法  
   宰德欣 朱丽珺 翟 露 钱洁尘《环境化学》,2014年第3期
   正增塑剂、抗氧化剂、阻燃剂等小分子助剂可以提升塑料的物理化学性能,在制造领域被广泛应用.然而,小分子助剂易迁移至外部环境且化学性质稳定,与生物体接触后,由于其亲脂的特性,易累积产生毒害效应.目前已有采用液液萃取法(LLE)或固相萃取法(SPE),建立了针对邻苯二甲酸酯类和多溴联苯醚类塑料助剂在环境中迁移值的检测方法,但并无一种方法能系统地反应样品中多种小分子助剂的迁移值.本实验选取高分子工业常见且易迁移的1种抗氧化剂、1种阻燃剂、3种传统的增塑剂和1种环保型的增塑剂为测试对象,在LLE法基础上,改良了萃取溶剂和色谱条件.优化后的实验条件操作简便,并成功应用于环境实际样品的分析.    

3.  固相萃取-气相色谱质谱法测定水样中5种邻苯二甲酸酯研究  
   冯孙林  王珅  赵小敏《环境科学与管理》,2017年第42卷第5期
   建立了采用固相萃取技术结合气相色谱质谱法对5种邻苯二甲酸酯(PAEs) 进行富集、检测的方法,并成功应用于实际水样分析.实验中采用加标回收率来评价萃取效率,考察并优化了影响萃取效率的主要因素,包括固相萃取小柱的种类、洗脱剂类型、洗脱次数和用量、样品环境影响等.结果表明:在最佳萃取条件下,该法对5种PAEs(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邻苯二甲酸二丁酯、邻苯二甲酸丁基苄基酯和邻苯二甲酸(2-乙基己基)酯)具有较高的萃取效率;在浓度范围为0.50~10.0 mg/L时,线性相关系数为0.992 6~0.999 8;检出限为0.05~0.37μg/L,定量限为0.20~1.48μg/L,空白水样加标回收率范围为95%~115%,相对标准偏差为2.4%~11.1%.该方法操作简单、稳定性好、回收率高,可以用于测定实际水样中的PAEs类增塑剂.    

4.  加州北部两社区室内户外空气中半挥发性内分泌干扰素的比较  
   戴海夏《中国环境科学》,2011年第8期
   消费者产品中大量使用的内分泌干扰素的潜在健康影响暴露评估和源识别被高度重视.研究者搜集了加州Richmond工业区40户非吸烟家庭和加州Bolinas 10户乡村家庭室内和室外空气平行样本.利用GC-MS分析104种因子,包括邻苯二甲酸盐、烷基[苯]酚、对羟苯甲酸酯、多溴联苯醚(PBDE)阻燃剂、多氯联苯(PCBs)、多环芳烃    

5.  巢湖水中邻苯二甲酸酯安全性评价  被引次数:1
   唐晓先  张付海《中国环境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9年第19卷第1期
   本文测定了5种PAEs在巢湖水中的质量浓度,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邻苯二甲酸二丁酯和邻苯二甲酸二异辛酯在所有采样点位均有检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的最高质量浓度为3.15μg/L、邻苯二甲酸二乙酯的最高质量浓度为1.82μg/L、邻苯二甲酸二丁酯的最高质量浓度为12.95μg/L,邻苯二甲酸二异辛酯最高为7.21μg/L,未检出邻苯二甲酸二正辛酯。运用数学模型对PAEs在水中的环境行为进行了安全性评价,结果显示巢湖水受到邻苯二酸酯不同程度的污染。    

6.  邻苯二甲酸酯类对水生食物链的影响研究进展  
   孙翠竹  李富云  涂海峰  贾芳丽  李锋民《生态毒理学报》,2016年第11卷第6期
   邻苯二甲酸酯类(PAEs)增塑剂被普遍用于塑料制品中,在大气、水等环境中广泛存在,其潜在危害受到关注.水环境中的PAEs,从藻类等初级生产者吸收,到浮游动物、游泳动物等通过鳃和皮肤直接接触或捕食摄取,在水生生物之间转化和传递.笔者总结了PAEs在水生食物链中不同营养级生物体的含量,分析了PAEs在食物链中富集和转化的影响因素(辛醇-水分配系数Kow、代谢转化、生长阶段等).目前的研究表明PAEs可能在食物链中传递,最终在较高营养级生物体中富集.同时总结了5种PAEs(邻苯二甲酸二丁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邻苯二甲酯丁苄酯、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和邻苯二甲酸二甲酯)对水生生物的毒性效应的研究进展,已有研究表明PAEs对藻类的细胞器和抗氧化体系,对鱼类的生殖系统、内分泌系统和抗氧化体系都有一定程度损伤.PAEs在食物链中传递和富集现象的存在会对高营养级水生生物产生潜在危害.针对目前PAEs在食物链中传递的研究数量较少、结构简单等问题,对未来研究方向做了简要分析和展望.    

7.  环境中的增塑剂  
   许征帆《环境保护》,1983年第11期
   增塑剂作为塑料的一种改性添加剂,可以使塑料增大可塑性和提高强度.目前,世界各国使用的增塑剂都是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工业上用邻苯二甲酸酐与不同醇类之间的酯化反应制取各种邻苯二甲酸酯.增塑剂的大规模生产与塑料工业的发展    

8.  邻苯二甲酸酯类增塑剂的气相色谱测定  
   唐剑飞 王逸虹《环境保护》,1996年第2期
   邻苯二甲酸酯类增塑剂的气相色谱测定苏州市环境科学研究所唐剑飞,王逸虹,侯定远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辛酯(DOP)是塑料工业中最常使用的增塑剂。DBP也常用作香料油溶剂及香料固定剂。由于使用广泛且为低毒物质,大多数国家均把它们作为重点...    

9.  东莞地下水邻苯二甲酸酯分布特征及来源探讨  被引次数:2
   张英  孙继朝  陈玺  黄冠星  荆继红  刘景涛  张玉玺《环境污染与防治》,2011年第33卷第8期
   在广东东莞地区采集了59组地下水水样和9组地表水水样,采用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进行测定。结果表明,地下水中邻苯二甲酸酯(PAEs)的检出率为39.0%,6种PAEs的质量浓度在未检出~6.70μg/L。其中,邻苯二甲酸双(2-乙基己基)酯(DEHP)检出率最高,为22.0%,最大值为6.20μg/L;邻苯二甲酸二正丁酯(DnBP)次之,检出率为20.3%,最大值为4.70μg/L;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以及邻苯二甲酸丁苄酯(BBP)均仅有个别检出;邻苯二甲酸二正辛酯(DnOP)未检出;DnBP在部分地下水中有少量超标。地下水中PAEs主要分布于东莞市的周边地区,部分出现于厚街镇的东部和北部;在东莞地区的地下水水样中,以单种PAEs检出为主;地下水中PAEs与地表水中PAEs的分布特征存在明显的相似性,均以DnBP和DEHP为主。含PAEs地表废水的下渗以及环境中废弃塑料制品PAEs的释放是东莞地区地下水中PAEs的重要来源。    

10.  中国典型城市水环境中邻苯二甲酸酯类污染水平与生态风险评价  
   张璐璐  刘静玲  何建宗  李华《生态毒理学报》,2016年第11卷第2期
   邻苯二甲酸酯类(PAEs)作为一类重要的环境激素类化学物质,被广泛应用于塑料的增塑剂中.随着工业的发展,中国PAEs的需求量迅速增加,PAEs已成为中国城市水环境的重要风险因子,因此需要对其进行生态风险评价.本研究首先针对我国典型城市水环境中PAEs的污染现状进行文献综述,总结归纳得到我国典型城市水环境中PAEs的污染分布特征;其次运用熵值法计算了我国典型水环境中PAEs对于藻类、水蚤和鱼类种群的生态风险,并依据生态风险等级划分标准将PAEs生态风险划分为4个水平.文献综述结果表明我国城市水环境中的PAEs浓度多数都高于8.00 μg·L-1,超过了我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PRC-NS 2002)和饮用水质量标准(PRC-NS 2006)中的规定限值,且在大城市或PAEs工业区周围的污染水平要显著高于其他区域.将我国与国外典型城市水环境中PAEs的污染水平进行比较,结果表明我国水环境中的PAEs污染水平明显高于其他国家.此外,我国城市水环境中PAEs的污染不仅出现在地表水环境中,而且在广东东莞等地的地下水环境中也出现了PAEs污染,PAEs浓度范围为0.0~6.7 μg· L-1.生态风险评价的结果表明,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异辛酯(DEHP)和邻苯二甲酸丁苄酯(BBP)是我国城市水环境中最主要的风险因子.PAEs污染分布特征和生态风险评价的结果表明我国城市水环境中的PAEs生态风险值总体处于10≤风险熵(RQ) <100到RQ≥100水平,尤其是在大城市或者PAEs工业密集区域,因此,亟需对我国城市水环境中PAEs的生态风险进行早期预警和风险管理.    

11.  高效液相色谱-串联质谱法测定水中邻苯二甲酸酯  被引次数:3
   黄珂  赵东豪  黎智广  陈培基《海洋环境科学》,2011年第30卷第4期
   建立了水中7种邻苯二甲酸酯(PAEs)的液相色谱-串联质谱分析方法。样品经过甲醇饱和正己烷超声波萃取后,采用液质联用法测定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正辛酯(DNOP)、邻苯二甲酸二戊酯(DPP)、邻苯二甲酸二己酯(DHXP)、邻苯二甲酸二壬酯(DNP)。结果表明,7种PAEs的质量浓度为10~100μg/L时线性相关性良好,相关系数R>0.999,不同水平的加标回收率>80%,精密度RSD<10%,方法最低检出限为0.2μg/L。该方法方便、准确、灵敏度高。    

12.  溴系阻燃剂的环境毒理学研究进展  
   朱婧文  耿存珍  张丽珠  杨永亮《环境科技》,2012年第25卷第5期
   阐述了以多溴联苯醚为代表的溴系阻燃剂的优缺点,以及溴系阻燃剂的检测方法.其中重点介绍多溴二苯醚的检测方法、环境行为和毒理学效应.多溴二苯醚的检测方法介绍了气质联用法、气相色谱法和液相色谱法;环境行为包括在大气、水环境、沉积物、水生生物及人体的环境行为;毒理学效应中主要介绍了多溴二苯醚对甲状腺、生殖发育和性激素的毒性.同时分析了溴系阻燃剂对环境的污染和危害,说明了溴系阻燃剂淘汰的必要性以及阻燃剂未来的发展方向.    

13.  成都市锦江表层水和沉积物中有机磷酸酯的污染特征  
   吴迪  印红玲  李世平  王增武  邓旭  罗怡  罗林《环境科学》,2019年第40卷第3期
   建立了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定量检测地表水及沉积物中7种典型有机磷酸酯阻燃剂的实验室分析检测方法:磷酸三丁酯(tri-n-butyl phosphate,Tn BP)、磷酸三异辛酯[tris(2-ethylhexyl) phosphate,TEHP]、磷酸三丁氧乙酯(tributoxyethylphosphate,TBEP)、磷酸三苯酯(triphenyl phosphate,TPh P)、磷酸三氯乙酯[tri(2-chloroethyl) phosphate,TCEP]、磷酸三氯丙酯(trichloropropyl phosphate,TCPP)、磷酸三(2,3-二氯丙基)酯(tridichloropropyl phosphate,TDCPP).方法回收率为76%~119%(表层水)和83%~126%(沉积物).采集并分析了成都市母亲河锦江的表层水及沉积物中7种有机磷酸酯(OPEs)的浓度及分布,发现其表层水中Σ7OPEs的浓度范围为689. 09~10 623. 94 ng·L~(-1),平均值为3 747. 58 ng·L~(-1).各单体浓度水平顺序为TBEP TCEP TPh P TEHP TCPP Tn BP,其中浓度最高的单体TBEP占Σ7OPEs总浓度的36. 50%~95. 90%.沉积物中Σ7OPEs含量(以dw计)水平为25. 52~296. 00 ng·g~(-1),主要污染物为TBEP.沉积物相和水相中OPEs浓度没有显著的相关性,但均以烷基类OPEs为主. OPEs的分布主要受人为排放源的影响.表层水中TCPP和Tn BP、TBEP和TEHP、TCEP和TPh P两两之间可能存在共同的来源.    

14.  水中邻苯二甲酸酯的净化及技术进展  
   安军  周刚《资源节约与环保》,2014年第9期
   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PAEs)主要用作塑料增塑剂,在塑料中含量可高达20%~30%。PAEs 作为增塑剂会逐渐从塑料中释放出来,对环境和生物体造成潜在危害。目前,PAEs 在全球的生态环境中已达到了普遍检出的程度。其对于环境来说已经逐渐演变成为有机污染物质,在美国EPA以及中国的环境监测局都将该物质视为一种具有优先权的污染物对待。本文探讨如何消除或者减少环境中存在的PAEs具有很高的价值。    

15.  国际组织为邻苯二甲酸酯制定了新的全球标准  
   《生态毒理学报》,2013年第4期
   2013年6月25日来源:ASTM国际组织ASTM国际组织(ASTM International)为确定一系列被用作增塑剂,并且依据欧盟和美国的法规禁止在某些产品中使用的邻苯二甲酸酯发布了一项新的标准试验方法。ASTM的一个分析方法小组委员会开发了该试验方法(ASTMD7823),该方法使用热解吸气相色谱-质谱分析法(GC-MS)来确定一系列的邻苯二甲酸酯,包括邻苯二甲酸二异辛酯(DEHP)和邻苯二甲酸二    

16.  当心家里的“灰霾”  
   《工业安全与环保》,2013年第2期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研究报告称,中国家庭灰尘中普遍含有四大类对人身健康造成重大威胁的有毒有害化学品物质,它们分别是邻苯二甲酸酯(俗称"塑化剂")、溴化阻燃剂(包括溴联苯醚和六溴环十二烷)、有机锡化合物和全氟化合物。我们很难想到家庭中无缝不钻的灰尘里面现在竟然还藏着有毒有害物质,而这些有毒有害化学品在中国监管力度相当匮乏。    

17.  钦州湾入海口邻苯二甲酸酯分布特征及生态风险评价  
   廖日权  张艳军  钟书明  黄海方  吕静荧  尹艳镇《环境污染与防治》,2019年第4期
   为了解钦州湾入海口邻苯二甲酸酯(PAEs)污染情况,以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为研究对象,对其中5种PAEs进行浓度及分布特征研究,并探讨PAEs与总有机碳(TOC)相关性,进行了PAEs生态风险评价。结果表明,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中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丁苄脂(BBP)和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脂(DEHP)均有检出,检出率为100%,PAEs总质量浓度(以干质量计)为4.158~8.455mg/kg,平均值为7.011mg/kg。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中PAEs以DEHP与DEP为主,PAEs浓度表现为DEHPDEPDBPBBPDMP,平均值分别为3.932、2.212、0.580、0.241、0.047mg/kg。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中PAEs主要分布在钦江、金鼓江和龙门港。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中TOC质量浓度为0.912~19.305mg/g,平均值为7.162mg/g,TOC与PAEs总浓度的相关系数为0.609,无显著相关性(p0.05)。与国内外其他区域沉积物中PAEs浓度相比,钦州湾入海口沉积物中PAEs总浓度低于国内外大部分流域,但DBP、DEP和DMP浓度超过美国土壤PAEs控制限值,存在着一定的生态风险。    

18.  珠江主干和东江河流表层沉积物中有机磷酸酯阻燃剂/增塑剂分布  被引次数:2
   刘静  何丽雄  曾祥英  于志强  冉勇  盛国英  傅家谟《生态毒理学报》,2016年第11卷第2期
   有机磷酸酯阻燃剂/增塑剂(organophosphate esters,OPs)用量大、环境分布广泛、毒理效应显著,已成为环境领域关注热点.采用超声辅助提取结合固相萃取技术和气相色谱-质谱分析,研究珠江主干和东江河流表层样品中7种常见OPs含量水平与分布特征.结果表明,研究区域沉积物中OPs分布广泛,珠江主干∑7OPs范围为78.9 ~ 577 ng·g-1,主要污染物为磷酸三(丁氧基乙基)酯(TBEP),其次为磷酸三丁酯(TBP)和磷酸三(2-氯)乙酯(TCEP),均值分别为84.6 ng·g-1、55.6 ng·g-1和27.8 ng·g-1;东江河段沉积物中∑7OPs含量范围为24.0 ~ 293 ng·g-1,以磷酸三甲苯酯(TTP)、磷酸三苯酯(TPhP)和TBEP为主要污染物,平均浓度分别为55.6 ng·g-1、32.7 ng·g-1和17.5 ng·g-1.以上结果揭示了珠江和东江沉积物中有机磷阻燃剂/增塑剂的浓度和分布是明显不同的,可能与不同来源的点源排放有关.    

19.  松花江表层沉积物PAEs分布特征及生态风险评价  
   王欢  杨永哲  王海燕  董伟羊  闫国凯  常洋  李泽文  赵远哲  凌宇《环境科学》,2020年第41卷第1期
   为揭示松花江干支流表层沉积物中邻苯二甲酸酯类(phthalate esters,PAEs)的空间分布特征及其生态风险状况,本文利用气相色谱三重四级杆质谱联用仪(GC-MS)对松花江干支流表层沉积物中6种PAEs的含量分布和组成特征进行了分析,并采用商值法和环境风险水平(ERL)法对其生态风险状况进行评价.结果表明:①松花江干支流沉积物6种邻苯二甲酸酯(∑6PAEs)含量范围(以干重计)为6832.5~36298.9 ng·g-1(平均值为18388.6 ng·g-1),邻苯二甲酸(2-乙基己基)酯(DEHP)和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为主要组分,干流点位∑6PAEs含量(6832.5~36298.9 ng·g-1,平均值为18616.9 ng·g-1)与支流点位∑6PAEs(10367.6~26593.3 ng·g-1,平均值为18264.1 ng·g-1)差异不显著(P>0.05),支流点位各PAEs单体含量与干流点位差异不大.从上游到下游干支流∑6PAEs含量呈现先降后升的趋势.农业自然区域∑6PAEs平均含量(18677.5 ng·g-1)与城市工业区域(18063.7 ng·g-1)相近(P>0.05),DBP和DEHP是两区域内的主要PAEs,两者平均值贡献率高达98%以上.②松花江干支流表层沉积物中∑6PAEs主要来源于人类日用品、农业生产以及含有增塑剂的工业生产.③松花江表层沉积物中DMP和BBP对水生生物无生态风险,DEP具有低水平生态风险,而DEHP和DBP对水生生物具有高生态风险.    

20.  大辽河表层水中邻苯二甲酸酯分布特征及环境健康风险评价  
   时瑶  马迎群  秦延文  刘志超  杨晨晨  迟明慧《生态毒理学报》,2016年第11卷第6期
   利用气相色谱-质谱(GC-MS)检测了大辽河表层水中邻苯二甲酸酯类(PAEs)有机污染物的浓度水平,分析其分布特征,并对PAEs类有机污染物的环境健康风险进行了评价.结果表明,大辽河表层水中共检出4种PAEs,其质量浓度范围为n.d.~0.754 μg·L-1.4种PAEs类中质量浓度平均值最高的为邻苯二甲酸二异辛酯(DIOP)(0.36 μg· L-l),最低的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0.01 μg·L-1).4种PAEs浓度贡献大小依次为:邻苯二甲酸二异辛酯(DIO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DBP浓度基本符合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与国内其他水域相比,大辽河表层水中PAEs的污染程度处于较低水平.DMP和DEP的最高值均出现在营口市区最主要的工业和生活污水排污口之一——纱厂潮沟采样点,DBP和DIOP的最高值则分别出现在牛庄大桥和港监潮沟采样点.总PAEs类有机污染物分布趋势为:在工业分布较多的区域及主城区附近水域PAEs浓度较高,大辽河上游区域PAEs浓度相对较低.利用US EPA健康风险评估模型粗略估算,大辽河表层水中PAEs类污染物的非致癌风险指数值低于1.    

设为首页 | 免责声明 | 关于勤云 | 加入收藏

Copyright©北京勤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84417号